地下暗河的水冰彻寒骨。骚包虽是大修之体也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金总,773tyc.com:好像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水太大,这里怕是要被淹。”

    水幕墙的河水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,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就漫过大石台,逼迫金锋和骚包上了石椁。

    而在对岸,肆虐的洪水已经淹没了不少地方。王晓歆一伙人已经被活水逼退到极远处。

    在水银坑下,地下水不停灌入,水银坑的高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抬高。

    无数剂量的水银被巨大的瀑布冲成千百亿颗晶亮的银色水珠,混杂在水中炫目夺魄好看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骚包哆哆嗦嗦叫着,充满了担心。

    一旦水银坑被水填满,山洞就会被淹没。到时候,怕是回撤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等!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信他不给我们留一线生机!”

    金锋的情况不比骚包好多少,赤果上身嘴唇乌青,就连呼出来的气都是凉的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金锋的声音依旧刚毅果决。

    洪水越大,已经淹没到了石椁底部。溅起来的水花不断打在金锋和骚包脸上身上,越发的骇人。

    现在两个人身上除了半包烟一个打火机,一根陨针和一根杆子外,再无他物。

    一旦洪水暴涨淹没石椁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骚包默默打出手诀,向着张家的列祖列宗默默祈祷。也向袁天罡老仙师默默祝祷。

    对岸传来尖厉的吼声,只是金锋和骚包却是完全听不见。水雾茫茫遮盖视野,站在石椁上的二人宛若杵在末世孤岛的两只企鹅。

    洪水轰隆,音若滚雷。巨大瀑布飞流直下,凄风冷冷。

    骚包在这一刻忽然眨眨眼睛,长长久久的打了个呵欠,脑袋一垂一垂,慢慢垂到胸口。

    金锋似乎没有注意到骚包的异样,他的眼睛一直牢牢死死的盯着那不断上涨的水银坑。鹰视狼顾中将水银坑下一切场景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脑海中,前世今生两世记忆飞速闪动,寻觅着有关于袁天罡的生平与各个大墓的资料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大墓,袁天罡绝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,把每一个角落都布置成杀局。

    唯有,就是利用自然界里最常见的水与火。

    还有,就是他的山流沙。

    山流沙在顶部,这里是在山洞内部。他只有利用水做杀局。

    但杀局……也会有一线生机!

    一阵阵诡异的冷风夹着水雾铺洒在金锋脸上,一眼不眨的金锋灵光一闪,身不由己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慢慢地,金锋抬起脑袋,深邃的眼瞳爆出一团最灿烂的星火。

    “风……鉴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,你也是鬼谷门下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金锋站了起来,面对滔滔不绝的洪水毫无惧色,黑黑的脸上透出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杆子轻轻拍骚包肩膀:“起来!准备拿宝。我找到法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二逼!”

    “嗯!?”

    没见着骚包回应,金锋低头一看,顿时咝了一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只见着骚包盘腿坐在石椁上双眸紧闭双手结印,径自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骚包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竟然入了定!

    这也是骚包半年多来第一次入定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倒是无所谓,但在这生死攸关的节骨眼上,他竟然睡觉修行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狗逼!

    金锋忍不住拿杆子抽了骚包一下,重拍骚包大椎穴。强行催醒骚包出定。

    “风……风,风鉴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风鉴?”

    骚包呆呆呐呐盯着金锋,双手紧紧抠着石椁上的屋檐。声音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“听!”

    洪水已经漫过石椁,水势越来越大。但金锋却是牢牢站在石椁上,脚下如同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身后是那即将满溢的水银坑,面前就是那滔滔不绝冰冷刺骨的地下河水。

    金锋没有一丝惧意,昂着脑袋深深呼吸,肃穆从容的脸上笑容浅浅。似乎胜券在握!

    骚包用力呼吸再竖起耳朵倾听,却是只听到滚雷般的轰天巨响。

    金总嘴里说的风鉴属于论命看相的一种。但金总明显说的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“风鉴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的骚包听到满脑子的风声水声却是一点点感觉也没摸到。忽然间,骚包想起了一个传说,顿时勃然变色,差一点就被大水冲走。

    “袁天罡的风鉴!?”

    “金总……你会……”

    陡然反应过来的骚包神经绷紧,汗毛倒竖。

    风鉴,那是算命看相术。

    历史上相术最好最出名的不过就那么几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奇女子许负,一个当属袁天罡。

    许负在年幼时候可以用见人笑或是哭作为相术技能,而袁天罡最神奇,就是用的风鉴。

    “即凭风声风向,可断吉凶,累验不爽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风鉴!

    等到骚包反应过来之际,激动之余却是骇然震怖。

    来了这么久,在快要殒命的时候,总算是找到了和袁天罡有关的一个线索!

    金总也会风鉴?

    这种听风辨吉的奇术他竟然也会?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那咱们,是凶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骚包结结巴巴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大凶!”

    金锋平静回答:“抓紧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哐咚一声巨响。骚包身子就跟被高速火车撞了一般,猛地下被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石椁一端被洪流冲垮,顿时歪在一边。

    骚包一只手扣住石棺屋檐正要攀爬。冷不丁的又是一声巨响骤然响起,石椁的另外一端也在洪流冲击下垮塌。

    骚包身子又复狠狠一顿,右手脱手,身子被甩起老高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还是金锋出手将骚包套住,又复在石椁屋檐处栓紧。

    “抓稳!”

    趴在石椁侧边的骚包只感觉石椁慢慢移动,忍不住回头一瞥,顿时亡魂皆冒。

    滚滚洪流带着石椁慢慢的一点一点滑下大石台冲向水银池。

    这一下可把骚包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蓦然间,石椁卡在石台上摆成一个斜斜的古怪姿势。骚包双手逮着绳索,提气就要往石椁上爬。

    这一下,石椁重力受到影响,成为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巨大的石椁将带着金锋和骚包齐齐坠落水银坑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的水银坑已经积蓄了大部分的洪水,但距离地面依然有二十来米高的距离。

    石椁砸下去,落在曾经救了骚包王晓歆钢绳上,轻而易举就将钢绳砸断,直落水银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大的石椁一头栽进水银坑,溅起冲天巨浪。直直砸进水中十数米才稳住。

    金锋和骚包两个人一上一侧虽然有了准备,但也被砸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。

    水中尽是密密麻麻的水银颗粒。金锋和骚包一不小心就吞进不少水银。

    石椁在水下安静的下沉,一时间,坑中的水银越发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两个人不被淹死要被这天量的水银毒死。

    见势不妙,金锋正要对骚包下令上浮。就在这时候,那石棺却是一下停止下沉,跟着一股大力传来,带着金锋和骚包急速上升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石椁冲出水面,骚包和金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满身满头的水银簌簌下流,将两个人染成银人。

    刚才这一波又让骚包变成了赤果的汉子。白条条的甚是好看。好在这里光线很弱,倒是没人瞅见。

    结三五两下爬上石椁,骚包往脸上狠狠一抹,却是再没有脸管金锋要衣服。

    因为,现在的金总,跟自己一样,也是赤果果的汉子一枚。在刚才那一轮冲击中,金锋刚刚绑好的护板夹板也被冲断。左臂再次垂掉在小腹。

    石椁稳稳悬浮在水面,被湍急的河水冲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我操你个仙人板板!”

    

sun31.com 42sb.com 必威游戏下载官网 657sb.com msc535.com
712sun.com sun888.com sun111.com tyc893.com xpj70.com
315msc.com 727sun.com pj92.com 677sun.com tyc533.com
华尔街娱乐返水比例 556sb.com 菲律宾申博开户登入 322sun.com 93gvb.com